抗击肺炎的“第二战场”,这一次为啥”不慌”了?

如果说抗击肺炎的“第一战场”是在医院,那“第二战场”很可能就是医疗垃圾处置。

那些医生们穿过的防护服、戴过的口罩,极有可能还残留着新型冠状病毒,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二次污染。

幸运的是,在17年前的“非典”战役中,医疗垃圾处置问题就已经暴露过了。从那以后,我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医疗垃圾处置能力建设。建设的成果,已经在此次抗击肺炎疫情的战役中得到体现。

01 “全北京市只有4台简易焚烧炉”

说起医疗垃圾,还要从17年前的“非典”谈起。

2003年春,“非典”爆发,北京市的医疗垃圾一时大增。按照要求,这东西属于危险废物,是要送到专用的炉子里高温焚烧的,但全北京市当时也找不出那么多炉子。

“非典”前,北京有500多家医院和7000多家卫生医疗机构,每天产生的医疗垃圾大约是41吨。但全北京只有4台简易的焚烧设备,每天能烧掉10吨垃圾左右,这中间就有31吨的缺口,只不过当时没人在意。

图为医疗垃圾

“非典”一来,北京市的医疗垃圾瞬间暴增到120吨/日,是平常时的3倍,高峰时期甚至达到150吨/日,再靠那4台小炉子烧,肯定就远远不够了。

火烧眉毛了,北京市开始紧急从全国征购焚烧炉。北到哈尔滨,东到青岛,南到福建。到4月30日,北京市的处置能力已经达到50吨/日。5月20日,达到100吨/日。至疫情结束时,全北京新建了17个焚烧点,添置了46台焚烧炉,日夜不停地焚烧这些“SARS垃圾”。

图为垃圾焚烧装置

这些新添置的焚烧炉,加上安装费、运营费等,总共花了北京市2700多万元。但因为是“急就章”,它们很多都达不到环保标准,只能勉强做到“肉眼见不到黑灰”,因此疫情结束后不久就拆除了。

好在,这批炉子在非常时期还是完成了使命。2003年6月5日“环境日”,时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宣布,在“非典”防治期间,没有出现过由于医院废水和医疗垃圾产生的二次污染。

02 医疗废物处置“大跃进”

疫情是结束了,但“非典”暴露出来的问题还没完。

针对医疗垃圾处置严重滞后问题,国务院责成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和国家发改委共同做好计划,在今后2-3年内投资70多亿,把这件事做起来。

随后,一大波政策出台,有2003年6月印发的《医疗垃圾管理条例》,8月的《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垃圾管理办法》,10月的《医疗垃圾分类目录》,11月的《医疗垃圾专用包装袋、容器和警示标志标准》,还有12月的《医疗垃圾集中处置技术规范》。

最重头一份文件是2014年1月的《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垃圾处置设施建设规划》,其中规划,总投资149.2亿元,在全国投建300项医疗垃圾处置设施。

这一年年底,北京市的第一座医疗垃圾处理厂在大兴南宫建成,每天能处置医疗垃圾15吨,差不多是当时全市医疗垃圾日产生量的1/3。

图为大兴南宫

到2018年,全国200个大中城市医疗垃圾的总处置量已经达到81.6万吨,每年都以5-10%的速度递增,每个地级市(州、盟)至少都有一家医疗垃圾处置机构,“大部分城市的医疗垃圾都得到了及时妥善的处置”。

03 这一次基本“不慌”了

正因为有“非典”那次的经验,再加上近几年来环保设施的大发展,才使得这次肺炎疫情来袭时,医疗垃圾处置“不慌”了。

1月21日,武汉封城前两天,生态环境部就印发了《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垃圾环境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对肺炎疫情的管理要求。1月28日,又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垃圾应急处置管理与技术指南(试行)》,给出了技术指导。

2月4日,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带队在北京调研,考察医疗垃圾的处置情况。

在武汉,平时每天的医疗垃圾处置量是50吨。疫情期间,在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新增了24吨/日的处置能力,其他定点医院新增10.9吨/日,再加上后备启动的应急处置能力22吨/日,总共新增了56.9吨/日,总处置能力翻了一番。

图为垃圾运输车

在其他地方,医疗垃圾处置也基本能够做到“有条不紊”。以哈尔滨为例,每天早晨七点半到八点半,就会有专车去医院接收医疗垃圾。转运到无害化集中处置中心后,它们被投入热解气化炉,经过1000多度的高温,焚烧16小时左右,最终达到无害化处理。

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发展,环保产业也有足够的能力支持疫情防控工作。四川省乐山市的一家企业,1月26日大年初二接到武汉市订单,要求生产一台医疗垃圾焚烧炉,1月27日开工,7天之内就完成了任务。

04 “还是有医疗垃圾没得到规范处置”

不过,这次疫情,还是暴露出医疗垃圾处置的一些问题。

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根据估算,2018年全国产生的医疗垃圾量大约为230.2万吨,而200个大、中城市医疗垃圾的实际处置量则为81.6万吨,仅占前者的35%,还有大量的医疗垃圾没有得到规范处置。

这一估算或许不完全准确,但公开报道也显示,还是有部分医疗垃圾没有流入正规处置渠道。2019年央视“3·15”晚会曝光,河南濮阳的塑料加工厂随意买卖医疗垃圾,甚至还将其制成儿童玩具销售。

图为河南濮阳塑料加工厂

医疗垃圾之所以流向非法途径,一部分是由于经济原因。医院把医疗垃圾交给正规企业,需要支付一大笔处置费用。但如果交给没有资质的公司,不但可以不交这些钱,有时候还能“赚上一笔”。

另一方面,医疗垃圾处置设施的选址也是一大难题。好不容易选定一个地方,却经常会有附近的老百姓过来反对。

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推测,如果按照全国医疗垃圾处置能力存在132.2万吨的缺口,假定未来新增设施60%为焚烧,40%为高温蒸汽处理,那就需要投资49亿元,同时新增运营市场规模43亿元。

医疗垃圾处置,短板依然存在,还远没有到可以高枕无忧的时候。